白布后操控玩偶‧皮影戏匠师演出精彩故事

  2020-07-25 点击量: 850 点赞624

白布后操控玩偶‧皮影戏匠师演出精彩故事“Wayang Kulit?懂!课本上读过。”“吉兰丹皮影戏?懂!那是吉兰丹文化,在其他地方看不见的。”马来西亚人对皮影戏一点都不陌生,可是,对皮影戏的认知也只停留在课文上的介绍。许多大马人只“知道”皮影戏,并“没看过”皮影戏。如果某天,一个外国游客问大马人去哪可观赏传统皮影戏,相信这个大马人会如此回答:“呃……皮影戏啊!其实,我也没看过,应该要去吉兰丹才看得见。”对于许多大马人的误解,杨福成只能默默承受着,只有他明白,吉兰丹皮影戏并非传统艺术那幺简单,这是他的终身事业,也是他一生守护的吉兰丹文化。吉兰丹皮影戏需要离开东海岸,需要到更多的地方,必须到非官方的场合演出,以让更多的大马人认识吉兰丹皮影戏不止是两个玩偶和一块白布的对戏。皮影戏是一种民间艺术,利用灯光把用兽皮做成的人物剪影,投射在布幕上,配合音乐的演奏,表演剧本里的故事。马来西亚共有4种皮影戏,即是吉兰丹皮影戏(Wayang Kelantan)、马来皮影戏(Wayang Melayu)、爪哇古典皮影戏(Wayang Purwa)和歌迪皮影戏(Wayang Gedek)。吉兰丹皮影戏和马来皮影戏常在东海岸上演,爪哇古典皮影戏在柔佛南部,歌迪皮影戏则在北部的吉打和玻璃市。源自泰南和爪哇这4种皮影戏都源自于泰国南部和爪哇,当中的剧本、角色和玩偶道具保持着当地的原始风貌。不过,皮影匠师在演出时会使用当地的语言和融入当地文化以增添趣味性。皮影戏当中较为着名的是吉兰丹的皮影戏。相传吉兰丹皮影戏源自于柬埔寨,经过泰国南部来到了马来西亚的吉兰丹州。吉兰丹皮影戏的剧本多数改编自印度的史诗,例如《罗摩衍那》(Ramayana)的传说故事,皮影戏的玩偶道具是利用水牛皮製作,将其背部撑在细细的竹竿上,再利用绳索等牵动手臂或嘴部。另外,吉兰丹皮影戏的伴奏以多种乐器组成,例如平锣(Canang)、高脚单面鼓(Gedombak)、革多克(Gedok)和锣(Gong)。当音乐响起时,布幕后有个说故事的人,手脚并用舞动着四五个玩偶。灯光从玩偶后方打在布幕上,一人可演绎多达12种不同的音调。这个说故事的人,大家称他为Tok Dalang。吉兰丹州共有12名向政府注册的皮影戏匠师(Tok Dalang),华裔匠师只有2名,包括杨福成(Tok Dalang Eyo Hock Seng),余者都是穆斯林。杨福成的皮影生涯杨福成也被称为“Pak Chu”,出生于吉兰丹州巴西马县巴西巴力村(Pasir Parit)。这个马来村子每天晚上都上演各式的马来传统文艺表演,例如皮影戏、玛咏舞(Mak Yong)、马来传统歌谣(Dikir Barat)和暹罗戏剧默诺拉(Menora),而村子里的人都说马来话和泰语。每次观赏完村里的皮影戏表演后,杨福成就会画下当晚登场的角色。当时,他家附近有一个马来皮影大师纳菲阿望(Nafi Bin Awang),该大师不但发掘了他的艺术细胞,还有意收他为徒。恳求母亲允准学皮影戏10岁那年,杨福成向母亲恳求学习皮影戏的机会。当时,母亲对他说:“你可以学习皮影戏,但是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不可半途而废。如果你要我成全你,你必须把皮影戏视为终身事业”。“终身事业”这4个字深深印烙在杨福成的心里。初中未毕业,他在大师的引领下展开了皮影生涯。在16岁时,杨福成升为“Tok Dalang Muda”,18岁那年正式成为“Tok Dalang Tua”。他在那段时间内通过各式测验并掌握了各种乐器与音乐,除了天份与努力,还需要坚强的毅力。当年,他可说是皮影界里年轻有为的皮影匠大师。1978年,杨福成成立了一个名为“Tok Dalang Sri Campuran”的马来皮影戏班,他是班主,团员由华人和马来人组成,而他们的年龄介于25岁到75岁。2012年,杨福成带领着他的戏班,首次远赴法国巴黎表演一场国际性的吉兰丹皮影戏。同年,吉兰丹皮影戏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而他则荣获马来西亚国家文化遗产传承人奖。皮影与传承当年,纳菲阿望传授了52个剧本给杨福成,但是他只精通12个剧本,其余的40个剧本即将失传。面对这窘境,杨福成感到百般无奈,不是他不愿意演艺其余的40个剧本,而是他有心无力。针对这即将失传的40个剧本,杨福成面对着两大难题。首先,这40个剧本的原文是爪夷文,识字不多的杨福成无法完整地翻译这40个剧本。翻译是一项艰辛繁琐的工作,除了要熟悉原文,还需要花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才能完成。担忧没接班人“如果我花时间在翻译那40个剧本,那幺我就必须牺牲栽培年轻乐手的时间。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专心于那12个剧本,并好好将这12个剧本传授给年轻一辈。“如今那12个剧本都没人接班了,更何况那40个?”其次,吉兰丹皮影戏需要多个“文化推手”,将皮影戏带到更多更远的地方。杨福成坦言吉兰丹皮影戏不受当地人欢迎,当地的马来人喜欢民间活动,而华人则兴趣不大。最终,皮影戏只能搬到文化中心作官方演出。“皮影戏应该是个民间休闲活动,一群人坐在地上,观赏着布景后的表演,而不是次次表演都在官方活动上或到文化中心去。”本是民间娱乐的皮影戏变成官方活动上的表演,杨福成也大感无奈。虽然,杨福成定期在家的庭院表演吉兰丹皮影戏,可是吉兰丹外有许多人想欣赏皮影戏的风采,皮影戏需要去更远的地方,也要去更多的地方演出。皮影戏与微电影多年前,中国导演张艺谋把皮影戏引入电影之中拍了一部《活着》,皮影戏贯穿了整部电影并呈现了悲惨宿命论的色彩。其实,吉兰丹皮影戏也能搬上大银幕。2013年,本地影片製作团队Odd Pictures与“我们影侠”(Shadownman Images)联合製作了一部微电影《影.匠》(Dalang)。製作单位邀请了杨福成担任皮影戏艺术指导,并为这部微电影量身设计一部皮影戏。剧情发扬吉兰丹文化风貌《影.匠》是由来自关丹的短片製作人洪维聪和戴志翔编写,首次将吉兰丹皮影戏文化融合在一部悬疑的剧本里。这部微电影以参加国际影展为目标,除了要发扬吉兰丹的文化风貌,也希望加深人们对吉兰丹皮影戏的认识。配合这部微电影,製作团队还特设了三天两夜的宣传行程。行程当中没有官方活动,全是为吉兰丹皮影戏而设。起初,杨福成还担心吉隆坡的观众会对吉兰丹皮影戏感到陌生,反应会冷淡。但是《Tok Dalang皮影述古》的3场活动都吸引了不少的人潮,场场活动都出现爆满的情况,受到许多人的重视。吉兰丹皮影戏禁演16年1990年,伊斯兰党在吉兰丹执政,一些迷信成份太浓厚的文化表演受到禁止,其中包括吉兰丹皮影戏。州政府指出,皮影戏演出的内容是兴都教神话与战争,并在演出前会有祭祀仪式。这些涉及迷信色彩和膜拜成份,不允许在公众场合演出,因为演出者必须符合“与伊斯兰共同发展”的丹州政策。由于杨福成是华裔,非穆斯林的身份,他答应了当年的州务大臣他所演绎的皮影戏将迴避一些宗教敏感的环节。这16年期间,他是当地唯一能继续演出的皮影戏匠师。2006年,当地的穆斯林皮影戏大师作出祈求后皮影戏终于解禁了。吉兰丹政府决定在哥打峇鲁开办个艺术坊(GelanggangSeni),让12位受承认的当地皮影戏匠师公开表演,而杨福成是其中一位。2014年,吉兰丹州务大臣拿督阿末耶谷强调,他们当初并不是要禁演吉兰丹皮影戏,只要任何与政策没有冲突的文化表演,都不会有问题。吉兰丹皮影戏Q&A1.吉兰丹皮影戏可以离开吉兰丹语用其他的语言吗?假设广东粤剧用英语唱,潮州大戏用英语唱,那就不是粤剧和潮州大戏了。吉兰丹皮影戏还是保留最原始的语言好,越是本土化就越国际化。当然,在表演的过程中匠师会加入其他的语言,例如英语或当地的福建话。可是,只有戏剧中的丑角才允许这样,因为这只是个增添趣味性的效果。2.吉兰丹皮影戏可以附上字幕吗?吉兰丹皮影戏在演出时都不附上字幕,匠师希望观众专心地听他在布景后说故事。不过,吉兰丹皮影戏在法国巴黎演出时,主办单位将剧本翻译成法文打在旁边的银幕上,那也是首次被翻译成法文和製成字幕的形式。3.为何吉兰丹皮影戏只“传男不传女”?吉兰丹皮影戏并非只“传男不传女”而是一个匠师必须变出8至10种男性和女性的声调,一般上女性都无法变男性的声音,而男性却可变女声。因此,吉兰丹皮影戏只能“传男不传女”。4.要去哪里学习吉兰丹皮影戏呢?杨福成欢迎有兴趣学习吉兰丹皮影戏的民众前来他的家乡巴西巴力,他愿意免费教学。5.目前吉兰丹皮影戏正面对着甚幺挑战?杨福成希望政府能够资助戏班的费用,因为从组团,购买或自製皮偶乐器、搭戏棚、买制服等,这些开销都属于自费。/副刊‧报道:曾譓频‧2014.08.20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